1. <s id="vhasu"><object id="vhasu"><menuitem id="vhasu"></menuitem></object></s>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一位赤腳醫生的心聲

          泰山水敢當 · 2020-03-17 · 來源:人民食物主權論壇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水敢當按

            赤腳醫生這一職業,現在80年代以后的人或許沒有多大印象。在新中國發展的歷史長河中,恰似小小浪花,僅僅留存了幾十年,就悄然逝去。可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雖然他們鼎盛時期也不過僅有500萬人,但是在上個世紀60、70年代,托起了新中國農村醫療衛生的一片天,無形之中給中國農村的發展注入了一股新鮮血液。他們不計報酬,與農民同甘共苦;沒有節假日,夜以繼日的二十四小時服務,就是春節也不休班的服務于大眾;他們的無私奉獻,給一窮二白、百廢待興的新中國農村醫療衛生事業的發展起到極大的推動作用。

            

            我叫偉醫魯赫,我就是當年500萬赤腳醫生其中之一。

            作為醫療戰線的奮斗大半生的老戰士,雖然我現在已經退休了,但依然在發揮余熱,作為曾經的赤腳醫生,回顧其中的苦樂只有自己心里明白。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重視文憑”之風蔚然興起,使我們這些無高學歷的醫生,在同學聚會、下班閑聊時怕提及自己的工作是赤腳醫生,所以自卑的像是被別人誤解成做了錯事的孩子,嘴里不敢說,但心里有一百個不服氣:難道我們干了三十年的醫生,還不如大學里四年的學生?那時好像無學歷就是無能力,那種在七十年代無償服務百姓的自豪感蕩然無存,有點活在世上無用的感覺,只能在工作中默默的無言奉獻,讓病患者這些“監考老師”來證明,學歷與能力不是成正比的!

            今天感謝“泰山水敢當”邀請,說下壓在心底多年的掏心窩子的話。

            一、我的赤腳醫生之路

            我是五十年代中期出生在農村的小孩,在上小學四年級時,學校學習環境不好,甚至有個別老師不上課。回家經常跟母親訴說,父親知道后用溫和的語氣說:“學要繼續上,回家看醫書,布置的看書作業一定要完成!”

            小時候我既聽話又愛看書,父親的話就是最高“圣旨”。自此那以后,全部休息時間都扎進父親及曾祖父留下的手抄本——繁體版的《黃帝內經》、《金匱要略》、《傷寒論》、《扁鵲心書》、《瀕湖脈學》等書,有不識之字就查四角號碼字典(現在不常用的一種字典)。

            兩年后某天,一位找我父親看病的鄉鄰,來四趟都未碰到我父親,母親就授意我給鄉鄰診脈開方,吃藥后,月經調好并受孕(藥前結婚兩年未孕),孕后特到我家報喜并表示感謝!

            一九七三年我升高中,形勢變化了,由推薦改為推薦加考試。

            我考取了縣高中(學制兩年半),最后半年改成技能學習,我參加了“紅醫班”(現在叫興趣班),邊學習邊去“公社醫院”(鎮醫院)實習(學校離醫院1000米)而且還是中西醫統學,由于有中醫基礎,也記住一些重點問題,在班里無論是老師提問還是考試都名列前茅,用現在的話講,叫“學霸”。

            畢業半年后,我在“大隊”(現在稱村民委員會)衛生室任赤腳醫生。

            當時衛生室只有我們三個人,而全大隊1800多人,這1800人就是我們所要服務的對象。

            全大隊共分八個小隊,我們三人也不分片區,一人一個藥箱,里面裝有常用的針劑,如阿托品、維生素B6、腎上腺素、安痛定、尼可剎米、百爾定等,(那時注射用青霉素根本買不到,也買不起),藥箱還有鑷子、剪子、小砂輪(這是個神奇的小物件,割針瓶用)、沙布、膠布、“紅藥水”(紅汞)、聽診器、血壓表,50毫升針盒內有2、5、10毫升注射器及針頭、體溫計。

            我們三人各自單獨操作,天天在村里跑。每周去“公社衛生院”學習培訓兩天。授課老師是來自山東省立醫院的教授,同時老師也坐診。

            其中有個老師叫張光元,他對我很好,我學得也很用心,至今我還是用張光元老師教的心臟聽診法,平時不去醫院學習的時候,我們就在村里向患者“學習”,進行醫療實踐,不管是雨雪天,還是半夜三更,隨叫隨到,看病、發藥、打針,一條龍服務。

            那時我才二十多歲,還沒有結婚,晚上就住在衛生室里。說來也怪,天越冷、越是雨雪天氣,晚上越有人找,有時一晚出診三到四次,很少能睡一整晚(換到現在,這叫天天加大夜班)。由于我看病多,專門找我問診的也多。因為年輕勤快,看病技術突飛猛進,專門找我也就更多。

            至今,當時的劉所長(衛生室所長)也承認七十年代由我承擔衛生室80%的工作量。

            當時劉所長已婚且有孩子,由于是女同志,晚上不出門,還休節假日,所以當時我的工作量最大。

            我們那時候看病打針都要去患者家里,上門服務的。有特殊情況跑去“坡里”(山東土話,即田間地頭)給患者打針,有時連續一周不回家,吃飯都是碰到飯點就急著吃幾口就走,現在也不明白:為什么要這樣拼命?為什么會這樣無怨無悔?(水敢當按:這種精神就是中國古代醫家所說的“醫者父母心”。)

            當時流行打“小針”(肌肉注射),而且每日打兩次,病人感冒的要跑三至五天,慢性病要跑一個月至兩個月,每日一家要跑兩趟,早晚各一趟,因為常年吃喝飲食不定時,失去規律,很自然造成了胃炎,經常不定時的腹痛,久而久之也養成了不抽煙、不喝酒、不喝茶、不吃糖的生活習慣,也沒有其他愛好,每天就是知道為別人解除痛苦,沒想自己會怎么樣!

            所以,現在有人問我,你為何不抽煙不喝酒不喝茶不吃糖,是不是醫生不提倡這些呀?我只是笑笑,從來不解釋。

            當時無論到了哪一家,主人都是先遞煙,再沖茶,后來時間一長,都熟悉了,也就不再那么客氣了,都是一個村,不是老爺、大爺、哥,就是奶奶、大娘、嫂子,就像一家人一樣。

            當時我年輕,心里啥也沒有,就知道人家信任咱,放心大膽地讓咱看病,咱一定得豁出命來,給人家看好才行。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那時我的威信好像比大隊書記都高,春節后都主動的請客,不是讓我去就是讓我媽去,推辭不了,如果不去都得罪人,真的得罪人,這個不是開玩笑,是真的。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雖然自己的確付出了很多,但也得到了很多回報,當然這個回報不是現在所講的多少物質財富,而是一直受到百姓的好評,連續三年被評為“村先進”,年底開表彰大會,每年都上臺領獎。

            至于獎品,都是锨頭或镢頭,雖不值錢,但心里很高興。雖然不感覺到自己多么自豪,但是認為這樣得到稱贊也正常。因為這是鄉親們對我的肯定,也是鄉親們對我的心意。

            從那時起,父親的諄諄教導時刻記心里,“時刻記住干服務工作,作風問題及經濟利益問題是最重要的,一定要注意”。

            當時雖然年輕,但自己照鏡子感覺自己丑,所以女人多的地方繞道走,晚上盡量少接觸青年女性,那個年代沒電視,媒體少,思想很單純,就是快樂的服務者,什么都不想,可能是現代人不能理解,現在我自己也想,年輕時怎那么傻?但其實真是這樣。

            二、赤腳醫生的特點

            

            省錢

            當時農村實行的是合作醫療,我記得當時我們村是一年支付3元錢的醫保,這3元是交到村里,再由村里撥給衛生室,因為賬由所長管,具體撥多少我也不清楚(大約一年撥不到總款三分之一),看病吃藥掛號費5分,無論吃貴藥、便宜藥都一樣。

            由于虧本,導致缺醫少藥,沒法運營,我便跟所長商議,要塊地,自己種藥,到藥材公司購藥物種子(當時藥材公司有此項業務),村里分的地在偏遠的嶺上,水澆不上的地方,只能選適合干旱地的藥材種,例如:霍香、益母草、連翹等等。

            由于澆不上水,所以只能靠天吃飯。秋后收回曬干,用鍘刀鍘碎,留起來備用。那時沒錢進藥,就在中藥上打主意,我提出按“霍香正氣丸”配方加工藿香正氣丸,所長應允。我就帶著配好的中藥,到村磨坊去打碎。

            結果到了磨坊,人說只能用粉碎機不能用磨面機,還要等有加工豬飼料時加工,因為加工了中藥有味,人吃不行。我說行,但是我要細籮,磨坊的人是我們衛生室的常年病號,所以他給了我很多支持。

            藥材粗加工好了,籮好后,晚上我們在衛生室加工藥丸。因為我從十幾歲就和我父親一起給別人加工藥丸,所以制藥丸對我來講,不是什么大事,順利加工完以后,再用塑料袋包裝好備用。

            我記得,因為粉子太粗,有點難咽,好多病人反應,不好咽。雖然口感不好,但是效果很好。如果放在現在,這樣加工藥丸可能按制假藥論處,也許早被抓起來了。但當時為了省錢,都是這樣。

            當時衛生室實在太窮了,為了讓百姓省錢,我把我父親的截風絕招用上,一般六個月之前的幼兒從來不用藥,六歲以下也盡量不用藥,能扎針的用針出血,療效快,還無副作用。

            用三棱針針刺手紋出血都能立即見效,現在在臨床經常使用此法,效果明顯。

            另外看到《赤腳醫生雜志》有很多妙方,用橡皮膏貼穴位治感冒發熱、咳嗽、腹疼、頭疼、眩暈、高血壓和小兒胃腸不好,效果好還花錢少。最近聽說濟南有家這樣治病的,貼一貼要二三十元,那時貼多少也不要錢,就是五分掛號費。

            再就是小兒瀉肚子,用米殼3g、茶葉一搓、紅糖一勺,煮水服,另方,小米油適量,加適量蜂蜜混合服,效果佳。

            還有用灶心土(伏龍肝)治嘔吐,特效。無花果葉治咳嗽,孩兒茶治鼻炎,雞內金與枳實治胃潰瘍。

            以上簡單方子我父親留下近八百個之多,但不是同樣的病用同樣的方子,一定要辨證。辨證施治,是我們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非常重要。

            

            服務好

            現在看病都是我們患者去找醫生,但是那時是醫生找患者。

            那時患者第一次看病后,醫生就天天往患者家里跑,不管跑多少趟,治愈才算完事。有時因為病人多,打針輪到最后一家已10點多了,病人都睡了,還要去叫一聲,好了就不打了,不好就叫起來再打一針。就這件事引起很多村民的稱贊,有的說人品好,有的說醫德好,有的說誠實......其實怕給患者耽誤病。

            我那時年輕,有闖勁,心細,記憶力好,不用筆記,每天早上醒來考慮先去誰家,最后到誰家,別走了彎路,或多跑路。

            有時候,雖然計算的很好,但也有半路上回衛生室取藥的情況。當時不叫事,多跑路是家常便飯。

            那時在衛生室工作沒有一分錢的工資,主要就是掙工分,通過掙工分來換錢。但是我從來沒去村會計處查過分數,當時十分工5分錢,有時多也不到一角,現在想想每月為那一元五角錢,這樣跑,可能嗎?也不知為什么?從來沒想過錢的事,你說是不是有點傻?

            不過想起解放戰爭時期,老百姓去跟著共產黨打天下有幾個想能掙多少錢的?有時還會喪命,我這個再不好也喪不了命。

            現在回想,幸虧年輕付出了那樣多,老年來兒孫滿堂很幸福,也是福報!

            現在春節回家,卻仍然看病的不斷,沒時間竄門聊天,我現在定居濟南,仍有很多村民不畏二百多公里到濟南找上門。

            一九七六年,我治好了一位十五歲小姑娘的腦膜炎后遺癥,不定期頭疼,用針灸的方法,每天半小時,風雨無阻,堅持6個月,徹底治愈!

            后來兩個神經性頭痛女孩用同樣方法治療三個月,治愈,其父母下跪感謝!我連忙阻止,但心里很高興。

            他們給我的錢,我一分也沒收,因為咱覺得又不是用藥,沒有成本,不好意思要錢。

            像這種無償服務太多太多,我有時候想,多虧了患者的配合,成全了我的技術。后來不光村里,鄰村也有找上門的,服務患者更廣了,越來越忙。

            他們有的叫我神醫,我說使不得,我就這么大本事,治好了不要感謝我,是我們配合的好;治不好,也沒辦法,我們共同努力了,不遺憾。

            

            對醫學精益求精,刻苦鉆研

            我在從事赤腳醫生期間,十分好學,主要就是千方百計的尋找書籍(醫書),(那時根本買不到醫書)我父親只要找到,省吃儉用也要拿回家。

            由于我天天白天出診,晚上沒事就看醫書,然后白天再進行臨床驗證,慢慢地,我的醫術有了很多長進。治好了很多我自己也想不到治好的病。

            有一天,鄰村的老張叔來求我,說他媽73歲了,自從他爸去世后天天哭,有人哭,沒人也哭,已經哭了3年,親戚朋友都勸過了沒用,他聽別人推薦,就用小推車推著老人來找我看病,一見面老太太就撇嘴,“這不是個小青年嗎?我還以為是老中醫來!”

            我出來一口一個奶奶喊著,然后把她請到屋里,看她滿臉紅光,身高有一米六五,稍胖,精神尚佳。給她診脈,心脾脈浮深按有氣郁脈,肝脈沉郁,舌質稍降紅,苔稍黃薄,吃飯尚可,睡覺夢多,時有胸悶,心慌。說話不到兩句就掉淚哭泣,當時我說,沒大問題,就是有點心肌缺血,肝氣不舒,時間太久了,吃點藥就好了,給他開了3副舒肝理氣湯加活血藥。

            我和她兒子說,“你出去一會我和奶奶說個事”,她兒子到外邊院子里,我給她講了一個3年前發生在我們村的一個事情,當時她一拍桌子,嚇了我一跳,“這三年沒有跟我這么說的,真丟死人了”,包了3付藥送走她,她兒子說,吃完了我再來包,我還沒回話,老太太說“三副就好了,不用包了”。三天后她兒子又來,進門伸出大拇指說,“太神了,當天晚上就不哭了這兩天再沒哭,不但不哭還見人就笑,真佩服你,真神。”(水敢當按:華佗巧治太守心病——有一郡守病,延華佗治。佗視病,以為其人盛怒則廖,乃多受其直而不加治。無何棄去,且留書罵之。郡守果大怒,令人追殺佗,郡守子知佗意,屬使勿逐,守不得佗,嗔恚至極,吐黑血數升,病遂愈。此醫案與華佗治心病類似,妙不可言!)

            在我們村有五個常年哮喘的病人,一個十八歲男孩,一個二十二歲姑娘,一個二十七八歲姑娘,還有兩個四十多歲男性,兩個年輕的治愈了,三個稍大的沒治好,那時用普魯本辛1片(治腹痛的藥,好多年不見此藥),另加撲爾敏兩片,加中藥清肺化痰湯堅持服兩個月,年齡大的沒治好,年輕的治好四十多年沒復發。

            三、臨床中醫治病四大要素

            我在臨床上用中醫治病的四大要素,是我父親常用的兩條另加我總結兩條。

            

            改變患者的心理,讓患者有個全新的心理環境,對待自己的病癥

            具體做法是,先弄清楚病人的心理與想法,再把書本上的理論用通俗的語言或舉例解釋給病人聽。

            例如:腦中風的發生的根本原因,農村人經常澆地知道,城里人就不能這樣解釋,澆地時水快到地頭了,但是還有二三米沒水了,這二三米的莊稼就干死了,這就是腦缺血,是什么原因呢?

            這里有兩個原因,第一種原因是抽水機沒油了或出了故障,第二個原因是莊稼地里不通暢,有樹枝,雜草或其他阻礙水的流動造成的,要想解決此問題,必須清除地里的雜物,再看看機器是不是正常運轉,水管是不是出水正常。

            讓病人懂得生病的原理,在病理上雖然不是很準確,但在病人心里很明白,在療效上能加快速度。

            再一個重要的事,就是要善于解決病人心頭上的疙瘩。

            在九十年代末,在醫院上班時有一位四十多歲的婦女來找我看病,我給她診脈后說,沒大問題,記住少生氣,吃點藥就好了。

            她說:“沒法少生氣!”

            我說:“記住三個少一個多就行,少管,少想,少說,多喝白開水。”她說:“我和你說實話吧,我與我愛人結婚二十四年,打了二十三年,天天吵架,他能用啥打就用啥打我,過夠了,等女兒結婚后,就離婚算了!”

            她解釋說:“結婚前,我愛人在煤礦上班,在女兒四個月時因煤礦事故造成高位截癱,一直坐輪椅,給他花一萬多買上電腦,在家打游戲玩,我下地干活,累死也要做飯燒水洗衣服,他還動不動不打就罵,太不公道了!”

            “噢,是這樣,你不就是感覺太不公平嗎?你知道為什么不公平嗎?”要從自身找原因,于是我給她打了一比方,真人真事的實例。她楞了半天,忽然茅塞頓開,雙眼發光,眼淚突然流了出來,連聲說,“謝謝,謝謝你的提醒!”

            我說:“不用吃藥,回去好好想想吧。”

            一個月后她推著她愛人來到醫院來看我,她愛人非要來看看我是什么樣的人,為什么一下子改變了他愛人。她來告訴我:“回家后我就抱住我愛人哭了起來,他也哭,我也哭,哭了夠一個小時吧。以前我干活回家看見他看電腦我就來氣,從那以后我回家看見他弓腰爬在桌上看電腦我就想掉淚,看見那輪椅的輪子,淚水也自然流出,他見我掉淚,他也止不住流淚,這一個多月天天如此,淚都哭干了,太感謝你了,若早幾年找到你,該有多好啊!想想這二十多年過的什么日子,每天早晨中午晚上有說不完的話”。她愛人接著說:“現在別說吵嘴,聲大了怕嚇著她,太謝謝你了。”

            同時送上錦旗一面,上面寫的是:

            “夫妻吵鬧二十載,名醫一朝把怨解。”

            

            改變生活習慣

            在平常的工作生活中,生病造成的因素主要是外因與內因。外因即:風、寒、暑、濕、燥、火;內因即:喜、怒、憂、思、悲、恐、驚。

            單說內因,世上有四種人,有糊涂人、聰明人、精明人、明白人。

            糊涂人和明白人少之又少,大部分是精明人和聰明人,農村每個家族中總有一兩個“精明人”。誰家打架、紅白事(結婚和喪事)、村有事都找他們。這種“精明人”壽限都不很長,約七十多歲就去世,超八十歲之人少,為什么呢?

            因為人是有情感的動物,在給別人處理問題時,必然會自損心智(生氣著急)導致疾病的產生,而在他人面前永遠保持健康向上的態度,無法排出,就此埋下了禍根,黃帝內經也講“無恚嗔(hui chen)之心”!那些活到八九十歲的人都是“沒心沒肺”、大事不管、小事不問、“沒本事”的人。

            所以要想有個好身體,三少一多(少想、少說、少管、多喝白開水)最重要,飲食上要忌煙、限酒、少鹽、少油、少糖,年齡大了要少粘、少硬、少涼。遠離負能量環境,多接觸正能量環境,以此至天年!(水敢當按:精明人的問題其實就是損傷了心神。傷神損壽,養神長生。道家講,虛心實腹,用心若鏡,心靜猶明,這些都是關于養神的。)

            

            改變運動習慣

            活動的意思,就是想活就要動。每天的活動量,稍有微汗最好,在家里可以練太極、八段錦、張嘴握拳、咬牙瞪眼、單腿獨立、跑步登山、六十歲以上的可以散步,每天四十分鐘至一個小時的有氧運動,對病的康復有利,無病的還養生,何樂而不為呢?(水敢當按:揉法四種,大家可以看看。)

            

            辨證施治

            在中藥辨證施治的過程中,要先做好以上三條,效果就快多了。

            記得1998年有一特殊病人,是位物理老師,年齡四十九歲,因腹瀉二十多年沒治好,此人面色昏暗,頭發稀疏無光,身高約1.6米,走路搖頭晃腦,聽別人推薦來找我,診脈后我詢問:“這么多年都是怎么治的?”

            遂打開了他的話匣子:“北京301醫院的隋博導,山東省立醫院的陳博士,省中醫劉博導,齊魯醫院的鄭研究員,中藥吃了幾大車,西藥吃了幾大筐,天天在網上尋名醫探神醫,內經我也背了差不多了,傷寒論也通讀過,都說是脾虛,就是不管用。”

            我說:“你一個教師,讀這么多醫書干什么呀?你不知道思慮傷牌嗎?”

            “這些我都知道。”

            “你知道還犯這種低級的錯誤,你如果想治好你的病,必須聽話。”

            他說:“聽話就行?”

            “對,第一、不再查閱有關醫學資料;第二、不再全國跑著看你的病;第三、只吃我給開的中藥,任何其他藥不吃;第四、從今天開始你必須承認我能給你治好;第五、忘掉自己的病,不問,不想,不急。”

            四君子湯加收斂藥,共計八味藥,兩周后顯著減輕了,他說:“謝謝你了!”“不用謝我,是你少為你的病操心就好了,是你自己治好了你的病。”他這才相信了思慮傷脾的道理。(水敢當按:《靈樞-本神》說:“因志而存變謂之思”。思,雖為脾之志,但與心主神明有關,因為“心為臟腑之主,而總統魂魄,并該意志,故憂動于心則肺應,思動于心則脾應,怒動于心則肝應,恐動于心則腎應,此所以五志唯心所使也。”正常的思考問題,對機體的生理活動并無不良的影響,但在思慮過度,所思不遂等情況下,就能影響機體的正常生理活動。其中最主要的是影響氣的正常運行,導致氣滯和氣結,所以《素問-舉痛論》說:“思則心有所存,神有所歸,正氣留而不行,故氣結矣。” )

           

            四、具體醫案

            1、神經性皮炎:趙XX,女,年31歲,由于耳后左右兩側有小指甲大小的皮損,很少的皮屑,全身無(自敘),自述夜癢重,白天輕,已經有年余。表情愁容,面黃,睡眠差,多夢,飲食差,心脾脈弱,肝脈郁結,舌質稍紅,苔白。診斷,心脾兩虛,肝氣不舒。現代醫學稱神經性皮炎。當時囑:放下心中的煩惱,少想不幸的境遇,忌辣,魚,蝦,肉,拿起桌上的二張大眾日報報紙給她回家燒出報紙油,涂抹在患處,每天兩次,兩周后來說,用了一周就好了。我說,你如果再胡思亂想,還會復發。(水敢當按:這個報紙油,真是奇妙。)

            2、皮膚病:張XX,年48歲,男,左小腿癢兩年余來診。患者因在兩年前在田地里鋤草,讓不知啥蟲咬后,局部,紅腫癢了一周多就好了,一個月后又癢,逐漸加重,開始面積小有指頭大,沒在意,從上個月面積擴大,癢的厲害,用什么辦法,也不止癢。觀察局部有手掌大小皮損,皮屑較多,沒有皮屑的地方泛紅,囑:忌口辣,魚蝦,肉。用65度白酒半斤泡獨頭蒜一頭,泡二十天后再用酒涂擦患處,一個月后見他時他說見輕了,也不那么癢了。(水敢當按:高度白酒泡獨頭蒜,這個方子常見。飲食禁忌其實也非常重要。)

            3、失眠:劉XX,男,年59歲,失眠多年來診。也沒有什么原因,就是睡覺不死,中間易醒,一夜只睡3一4個小時,很痛苦。平常常用谷維素,維生素B1,三溴片,有時好點,多年未愈。飲食可,精神尚可,心脾兩脈弱,雙腎脈不足,舌質稍紅,苔薄白。診斷:心脾腎三虛。囑回家買一斤醋,泡上生雞蛋五個,每天吃雞蛋一個,奇怪不,吃了不到十個雞蛋,徹底治愈。

            4、骨刺:鄰居王老爺七十四,雙膝關節疼。其大兒子在城里工作,在縣醫院拍片證實,雙側膝關節退行性病變,骨刺形成,但沒辦法,回家求治。陳醋一斤浸泡小號鋼針兩包,或者大號鋼針一包,二十天后用醋涂抹患處,每日二次,涂抹五天輕了,十五天后不疼了。(水敢當:鋼針還有如此妙用,真是奇妙!鐵遇到酸,肯定會生成二價還原化合物,難道是這個化合物的作用?用西方的理論的確不好解釋!)

            5、耳鳴:鄰居畢姓老奶奶,八十多歲,見面就說,“你們這些醫生也不給我治治,這耳朵整天響,黑白的響,真煩人,還不如早早的死了算了。”我說,“你家的俺大老爺不也是醫生,(她大兒子從部隊衛生員轉業在公社衛生院干防疫)怎么不找他給你治呢?”她說:“我說他不聽,一個月也見不到一次。”有一期雜志登的偏方,回家我跟她說了,大粒鹽炒熱,裝布袋晚上枕著睡覺,不知她怎么弄的,十天后她見了我說,“那東西還管用,輕了”。我說見輕就繼續用吧。(水敢當按:大粒鹽炒熱,還有如此妙用!?要知道,耳鳴,在現在的醫院,屬絕癥,沒有有效療法。)

            6、更年期:我們村的衛生室在南頭大隊部院內,衛生室后邊的畢叔的妻子,五十歲,說她經常背熱,出汗,心煩,易怒。她孩子多,經常拿孩子出氣,一聽就是內分泌紊亂。我說:“畢叔不是在醫院燒鍋爐嗎?你可以去那里看看。”她說“這點小病還去醫院嗎?”三周后她去衛生室找我,說:“醫院看了說是更年期,開了十天的藥,吃了啥也沒管用,都說你很神,你說怎么辦?我聽你的。”“不行你弄點桃仁吃,一天吃三到五粒,試試。”那時正好桃成熟季節,吃了十天,她高興的到衛生室告訴我:“真管用,輕多了,怪不得別人都說你能行,俺娘家莊里都知道你很神。”(她娘家離我村三華里,而且有個大集,我村村民大部分都去那里趕集,5天一個集。)(水敢當按: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七步之內必有解藥?)

            7、水土不服:我村有個嫁到武漢的女孩帶著一歲半的小孩回娘家,不長時間小孩腹瀉,到醫院住兩天就好,回家又瀉,三番五次的住院,最后一個晚上沒辦法找到我。我看了小孩精神很好,才一歲多點,臉上稍瘦,營養尚可,我說你回去找點酸石榴皮,壓出汁浸在紙上,貼在肚臍上。兩天后他小舅下地干活正好在街上碰到我,我說,你外甥好了沒,他說,“好了,我娘說下午來找你,問一下還用嗎?”我說好了就不用了。

            8、冠心病:那個時候,冠心病很少,也不是查不出來,有冠心病癥狀的就少。就像糖尿病,全村1800口人沒有一個糖尿病人,九十年代我們那個單元十戶人家,光糖尿病人就有八人。我村的杜ⅩX,男,39歲,他是在煤礦上干行政的干部,休班回家就去衛生室啦呱,他經常說他的病。胸悶,心慌,晚上經常憋醒了,到他職工醫院看看就說是冠心病,常年吃潘生丁,冠心蘇合丸,也沒有明顯的改善。他自己經常說,“我這病老不成好老頭的。”在一期特刋《赤腳醫生雜志》上看到一食療方,瘦豬肉一兩,黑木耳(干的)一錢,生姜6片,大棗6枚,兩碗水煎成一碗,早晚各半碗服。給他說了,他回去按此方服用四十五天,從那以后逐漸的減輕。后來什么藥也不用了,到現在已經八十多歲了,打聽住在村里的弟弟說還健在。

            9、便秘:我家的鄰居,男,28歲,有一次到衛生室找我,說:“我便秘多年,吃點藥就好,不吃又那樣,一周都不解,每次解大便很害怕,特別痛苦,從小就不通暢。”因為鄰居,他經常來拿酚酞片,但是他沒細說。我說你到集上買一斤蜂蜜(那時沒有假蜂蜜),每天早空腹一勺蜂蜜加一小攝鹽浸入一碗水,光覺著甜不能覺著咸,堅持喝。十天后他來說,“喝了五天了,好了,還喝嗎?”我說把一斤蜂蜜都喝完。去年他領著女兒來看病,我問他,你那年的病后來又犯過嗎?他說“很奇怪。打那以后,從來沒犯過,四角五分錢治好了多年的頑疾。”

            10、啞嗓子(失音):我村的一位少婦,他對象因慢肝(后來轉肝硬化)而去世。由于哭的厲害,心急,過悲,造成了失音,因為和別人說話必須靠近別人的耳朵才行。她很漂亮,又是一位寡婦,很長一段時間自己也感覺不好意思。在我給別人打針的路上截住我問,我才知道,我說你中午去衛生室吧。到了中午她去了,給他剪了幾塊傷濕止痛膏,貼在天突穴,大椎穴,扶突穴。囑:別著急,少說話,忌辣酸。二天后再來貼,已經輕多了,又貼了兩天,再來時,已康復,不用貼了。她千恩萬謝,說:“若要早知道這么簡單,早找你了,就考慮等幾天能好,沒想到耽誤了一個月。”

            那時治病能不用藥就不用藥,每月一期《赤腳醫生雜志》上很多驗方。基本上是不花錢的偏方,還有我父親給的由人民衛生出版社出版的《常見病驗方研究參考資料》及我父親經驗過的驗方大全。

            這些方都是七十年代用過很好的單方,看見方子就能想起當時用方的人,不是那么全面,只是零散的回憶。太多了就寫到這里吧。拿出記錄的驗方想起七八十年代快樂心情。年輕真好!

            這是我五十多年來的一小部分治病心得,水平有限,不是那么全面,很通俗,像聊家常一樣,經歷多了想說的也多,想起年輕時做赤腳醫生時期的事太多了,時時想傾訴,但是茶壺里煮餃子——心里有而嘴里倒不出來。有很多不足,還望指正!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趙立堅開火之后,又一個真相浮出水面
          2. 趙立堅“炮打美軍”,打對了嗎?
          3. 女留學生硬闖小區事件再反轉,同班同學家長質疑造假+雙標
          4. 內蒙古的醫鬧,不止打破了全國醫患關系50多天的蜜月
          5. 司馬南:百團大戰消滅不了新冠病毒
          6.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7. 方方家族 始終是肉食者
          8.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9. 趙磊:生命健康豈能托付給資本的“善心”
          10.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1. 憲之:方方現象——為什么吃著“體制”又標榜“江湖”?
          2. 頑石|關于方方和《方方日記》,我無從評價
          3. 胡錫進這次的“反對”,為啥遭到了網友的“反對”?
          4. 郝貴生:美國政客和媒體究竟為什么如此仇視中國抗“疫”斗爭?
          5. 讓誰羞愧:美國十艘醫療艦起錨,180座野戰醫院一夜建成
          6. 金微:新冠美國起源說的時間線與邏輯困境
          7. 記者微信曝光湖北“零增長”背后的驚人真相!悲劇不要再重演!(附武漢官方回應)
          8. 您上眼,看看站出來挺方方的劉川鄂是個什么樣的貨色!
          9. 郝貴生:建議以我國政府或外交部名義公開發表聲明,嚴厲譴責美國行為, 堅決要求美國公開生化武器實驗室及武漢軍運會等事件詳情
          10. 一個地主后代寫給方方的話:“那時的我們,就像今天的你們”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韓國疫情大爆發,7天時間就被打回原形:資本主義竟如此不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7.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8. 余云輝:中美貿易協議后果嚴重——美國劍指中國三大要害領域
          9.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被跪地感恩的白衣天使,與被稱為“勞務大軍”的白衣天使……
          2. 書單來了:這五本有關毛主席的書,每一本我都不忍心錯過
          3. 范景剛:尊重烈士,湖南長沙應做好榜樣!
          4. 憲之:方方現象——為什么吃著“體制”又標榜“江湖”?
          5. 記者微信曝光湖北“零增長”背后的驚人真相!悲劇不要再重演!(附武漢官方回應)
          6. 對湖北人一刀切,對入境的百般伺候,良心不會痛么?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