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vhasu"><object id="vhasu"><menuitem id="vhasu"></menuitem></object></s>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時評

          還中國清白!美帝人造病毒試驗前科累累、罪行昭昭

          子午 · 2020-03-18 · 來源:子夜吶喊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新冠病毒究竟是不是人工合成的?筆者沒有證據,也不可能在互聯網上搜索到證據。但美帝國主義的法西斯分子研制生化武器、人工合成病毒卻是前科累累、罪行昭昭,它的嫌疑自然也就最大。新冠病毒的起源研究很可能與艾滋病毒的起源一樣,最終成“謎”。

            美國總統特朗普3月16日在推特發文,公然將新型冠狀病毒稱為“Chinese Virus”(中國病毒)。

            

          1.jpg

            目前,新冠病毒源頭尚未查清,為了避免地域上的歧義,世界衛生組織將其命名為“SARS-CoV-2”,而將新冠肺炎命名為“COVID-19”。但是,在特朗普之前,已有美國多位官員公開發表無憑無據、不負責任的言論: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3月6日的電視訪談中稱呼“武漢病毒”,眾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在3月10日用了“中國新冠肺炎”的稱謂,共和黨參議員科頓宣稱“中國要對這次的病毒負責。”美國的某個律師事務所也糾集了幾個所謂的美國公民對中國發起了集體訴訟……

            這實際上是一場美國政府針對中國的輿論戰,一方面是為了給自己的防疫無能以及新一輪經濟危機甩鍋,另一方面很可能是在為下一步對外轉嫁國內矛盾,而發動對中國的政治、經濟甚至軍事新攻勢打造輿論。

            遺憾的是,國內的公知及媒體人竟然也跟著美國政府亦步亦趨地鼓噪“向世界道歉”,甚至模仿美國稱呼所謂的“武漢病毒”、“武漢肺炎”。

            還中國清白:事實越來越清楚了!

            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石正麗團隊1月23日在arxiv.org網站發表的文章《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的發現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將新冠病毒的起源地指向了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并提出病毒或來源于蝙蝠,以野生動物為中間宿主,自此,在全球拉開了“中國病毒”、“武漢病毒”的輿論攻勢。

            但是,國內外越來越多的研究已經指出,新型冠狀病毒大概率不是起源于武漢,不是起源于中國

            1月26日,《Science》雜志刊發了一篇報道:“Wuhan seafood market may not be source of novel virus spreading globally”,文章早已指出《柳葉刀》上發表的一篇41個新冠肺炎病人的案例分析論文中,最早案例是2019年12月1日,沒有證據表示這個病例與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有聯系,因而,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可能不是病毒發源地。

            

          2.jpg

            2月20日,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官方網站發布消息:該園聯合華南農業大學和北京腦科中心,收集了全球共享到GISAID EpiFluTM數據庫中覆蓋四大洲12個國家的93個新冠病毒樣本基因組數據(截至2月12日),通過全基因組數據解析發現: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新型冠狀病毒是從其它地方傳入。

            

          3.webp.jpg

            這份研究指出,收到的93個樣本包含58種單倍型,可以歸納為五組,包括3個古老超級傳播者單倍型(H1,H3和H13)和2個新的超級傳播者單倍型(H56和mv2)。目前中國的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聯的患者樣品的單倍型都是H1及其衍生的單倍型H2及H8-H12,廣東存在3個病毒來源,包含了一個武漢并沒有檢測到的H13。

            

          4.webp.jpg

            澳大利亞、法國、日本和美國等地的患者感染源至少有兩個,離奇的是美國包括了全部五個來源。

            國外的研究也為中國自己的這項研究結論提供了更多的旁證。

            意大利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所長馬西莫博士公布證據指出,意大利新型冠狀病毒來源并非中國,所分離出病毒毒株與中國不一樣,其中毒株分子序列存在很大差異,而與一例1月在德國出現的病例的病毒毒株基因測序相匹配。

            

          5.jpg

            而伊朗的病毒毒株也與中國不同,且首例確診病例并無任何中國接觸史。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侯賽因·薩拉米3月5日稱,新冠病毒可能是針對中伊的生化武器進攻。

            美國CNBC報道,加拿大首次出現與中國毫無聯系的新冠肺炎患者……

            

          6.jpg

            2月底,日本科研工作者發表在arxiv.org網站的預印版文章,進一步佐證了新冠病毒很有可能不是起源于中國武漢:

            

          7.jpg

            arxiv.org網站頁面截圖

            

          8.jpg

            論文預印版PDF頁面截圖

            日本川崎生物數據公司的研究人員通過對比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建立了病毒繁殖變異的樹狀結構,其結果顯示,臺灣、美國、日本的病毒都是獨立進入的,中國以外發現的病毒并沒有一個單系進化分支。從武漢傳播的冠狀病毒與世界其他地區不同,武漢以外的病毒入侵,破壞程度似乎沒有武漢那么嚴重。

            作者呼吁:為了確定病毒序列是否具有在傳播感染過程中獲得的新突變或僅反映了來源地的多樣性,應在來源地收集各種SARS-CoV-2基因組序列,這從側面表明,此次新冠病毒的疫源可能并非在武漢。

            

          9.jpg

            種種事實和研究成果,越來越不支持“病毒起源于中國”這一結論了。

            質問中國前,美國需要解釋的幾個問題

            在美國政客頻頻發表“中國病毒”這種不負責任的言論之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2日晚在推特上用中英雙語連發5條推文“怒懟”美國:“美國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個現行。零號病人是什么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美國國務院13號傳召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就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趙立堅指可能是美軍將新冠病毒帶到武漢的言論提出抗議。美國國務院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史迪威向中方提出嚴正交涉。

            這真是“只許強盜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明明是美國政客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在先,卻要反過來先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提出抗議。

            更何況,趙立堅的言論并非無的放矢。

            在美國政客們拋出“中國病毒”這種無憑無據的言論之前,他們更應解釋一下:為何新冠病毒的五組來源在美國全部出現了?

            美國疾控中心主任公開承認之前診斷的流感病例,實際上患的是新冠肺炎。那么,美國的政客們需要解釋一下:美國感染幾千萬人的流感季始于2019年8月,美國在2019年11月已經發現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時間早于中國發現的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那么,美國的新冠肺炎“零號病人”到底是什么時候出現的?

            美國流感季開始2個月后,美國軍方派了369人參加武漢軍運會(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一個月后的12月1日,中國發現首個病例。令人疑惑的是頭號軍事強國竟然連一塊金牌都沒拿到,往屆美國成績雖然也不算最優秀,但都有金牌進賬,那么,美國政客需要解釋一下:美國派出的369名軍人是來武漢軍運會打醬油的,還是有什么別的目的?

            3月16日晚,陳薇院士團隊研制的重組新冠疫苗獲批啟動臨床試驗的消息剛剛傳出;紐約時報同一天報道,且首位疫苗臨床實驗者已接種疫苗。早在3月5日,美國生物技術公司Moderna官方就宣稱,FDA已完成對該公司研制的新型冠狀病毒mRNA疫苗的審查,批準其進入臨床試驗。

            中國陳薇院士團隊的疫苗研發路線與美國不同——所謂“重組新冠疫苗”實際上是把新冠病毒基因插到別的微生物里邊,偽裝成新冠病毒,誘發人體產生病毒抗原,優點是研發周期短,缺點是抗體存在時間也沒那么長;美國啟動研發的是mRNA疫苗,它的載體只是一段RNA序列,不像重組疫苗一樣有蛋白質等“包裝”,難度更大,研發周期更長。

            正常情況下,mRNA疫苗的研發至少需要百天以上。美國公司的說法是加快了研發進度,這個說法很難站不住腳。美國政客需要解釋一下:美國是不是提前已經拿到了病毒樣本?

            美國的政客們更需要解釋一下:為何要在2019年7月,關閉位于德特里克堡的美國陸軍最高機密傳染病醫學研究所,并在今年3月,大量刪除有關德特里克堡關閉的報道?

            最后的疑問,是美國公眾自己在白宮請愿網站“We the People”上發出的。

            

          10.webp.jpg

            美國緊急關閉德特里克堡基地,所有研究項目停止,所有人員接受全方位檢查,美國疾控中心取消了德特里克堡對包括埃博拉、天花和炭疽等高致命性病毒研究的“特許代理人”許可證,這引起了美國民眾的極大恐慌,因為不久前在美國電視臺放映的美劇《血疫》的劇情恰巧講的就是1989年該基地病毒泄露的事件。

            

          11.webp.jpg

           

            德特里克堡基地:

            美國生化武器研究的“白手套”

            德特里克堡基地歷史悠久,原是一座小型機場,二戰時期成為美國飛行員的培訓中心。從1943年3月9日開始,美國陸軍征用了該基地,并且將其建成美國陸軍生化武器實驗室,開始研究“殺傷力不次于曼哈頓計劃的生化武器”,成為美國最大的生化武器基地。

            二戰結束以后,美國秘密將多達1600名的德國、奧地利、日本的醫學專家、生化武器專家集中到這個基地當中,并且將所有搜羅到的納粹集中營生化實驗數據存放在此。除了德國和日本一直在研究的黃熱病毒外,美軍對炭疽的研究也更加深入,基地內有一座編號為470號的樓房,被當地人稱為“炭疽塔”,美國絕大部分的炭疽桿菌都被存放在那里。

            

          2.webp.jpg

            早在抗美援朝戰爭期間,美帝國主義在朝鮮和中國東北發動細菌戰,細菌戰的材料正是來源于德特里克堡基地。1952年12月,毛主席在第二屆全國衛生會議上題詞:“動員起來,講究衛生,減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粉碎敵人的細菌戰爭”,這是今天常常提到的“愛國衛生運動”的真正起源。但80年代以后,愛國衛生運動照樣搞,毛主席當初發起愛國衛生運動的原因卻沒人再提了。

            不必懷疑,美國帝國主義實際上比德國、日本法西斯更加邪惡和偽善。

            1969年,受制于聯合國《禁止生化武器公約》的規定,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松將基地交給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控制,有美國陸軍和衛生部門共同控制。名義改為傳染病研究,但實則是掛羊頭賣狗肉,幾乎世界上所有最危險的病毒都在該基地中有大量樣本。德特里克堡基地充當了美國生化武器研究的“白手套”,而更加危險、更加滅絕人性的生化武器研究則是在“257實驗室”進行的,二者同樣有軍方背景,是緊密合作的關系。

            257實驗室:美國政府操控的病毒實驗室

            2004年,一本名為《257實驗室》的書震撼了全美。書中披露了一個令人異常震驚的秘密:在緊挨著紐約市的普拉姆島上,存在著一家絕密生化實驗室。從上個世紀60年代到本世紀,在美國本土先后莫名其妙出現的萊姆關節炎、變異口蹄疫、西尼羅河病毒等怪異的疾病,均是源于該實驗室!

            

          13.webp.jpg

            這本書是紐約曼哈頓的律師邁克爾·卡洛爾在調閱了大量軍方絕密檔案和已解密的政府文件基礎上,費時7年實地調查研究后得出的結論。卡洛爾在書中所提到的257實驗室,就是普拉姆島上的“動物疾病研究中心”,257是它的軍方代號。半個世紀以來,這個代號和實驗室的內幕一樣,絕密不為人知。

            1948年4月,美國國會通過48-496公共法案,這一法案成為建立普拉姆島的大綱,名義上是在美國國內進行口蹄疫和其他動物疾病研究,為了使得活性口蹄疫病毒無法進入美國大陸,“實驗室必須建立在離岸島嶼上,與大陸有深水域隔離,水域不得有任何隧道與大陸相連”;1952年,美國根據該法案將生化實驗室選址在普拉姆島。同時普拉姆島生物武器實驗的五個絕密計劃得以通過,分別是4-11-02-051— 4-11-02-055,涉及口蹄疫、裂谷熱以及各種外國疾病。

            普拉姆島的創始人和生物研究計劃規劃者之一,就是納粹生化細菌戰專家埃里希?特勞布。與納粹火箭專家馮?布勞恩不同,特勞布本身就是一個狂熱的納粹法西斯分子,是德國國家社會主義運輸團成員,主導德國納粹的人體活體細菌試驗。

            二戰結束后,美國為了與蘇聯爭奪納粹德國科學家,創立了“紙夾”絕密計劃——通過簽訂雇傭合約,軍方把日、德納粹科學家帶到美國,發給他們美國護照。此項計劃名義上應該招募那些只參與過普通納粹活動的人,但美國軍方卻狂熱地招募2000多名科學家,且其中很多人都著罪惡的納粹經歷。上一段提到的德特里克堡基地也使用了納粹生化武器專家,“紙夾”計劃的公開招募就是由德特里克堡基地出面的,而后再秘密引進普拉姆島的生化實驗室。

            普拉姆島實驗室的建立與德特里克堡和中情局密切相關,由德特里克堡出面幫助建設,比如:普拉姆島實驗室的真空設備操作箱就是由德特里克堡實驗室設計,對此美國軍方的解釋是為了“防衛我們的畜牧業不受生化武器攻擊,軍方和農業部在這方面通力合作”。

            1976年,剛果首先發現了埃博拉病毒,然而前幾年卻是在3500公里外的西非爆發,中途人煙稀少,根本沒有傳播介質。巧合的是,美國多年前就曾派出軍隊收集了5000多拉美人的血液樣本,并成功提取出埃博拉病毒的變異體;德特里克堡基地研究人員在菲律賓進口的猴子身上發現了一種新型的埃博拉病毒。猴子病毒的研究者威廉姆·欣肖博士,原是德特里克堡的動物疾病主管,負責研究破壞敵人食物供給的生化武器,1966年退休以后依然普拉姆島的常客,并擔任顧問角色。猴子病毒被認為是埃博拉病毒的雛形。

            在1986年人類免疫缺陷病毒(即艾滋病毒,HIV)被發現之前,大家對艾滋病的病因一無所知。哈佛大學公共健康學院的病原學專家簡·蒂斯博士把艾滋病病毒與已知的動物疾病對比時,發現它與1983年爆發的非洲豬瘟病毒有著驚人的相似性。蒂斯博士提出這一發現時,普拉姆島實驗室的47名雇員早已在不懈地對非洲豬瘟病毒進行著秘密研究。當時他們認為,這種病毒并不會傳染人類,但島上卻有6個人的檢測結果呈陽性,他們體內的病毒可能會變異成能感染人類的新毒株。后來,在美國農業部的阻撓下,蒂斯博士對非洲豬瘟病毒和HIV的聯系的研究不了了之。

            德國生物學家雅各布·西格爾曾公開表示現在的艾滋病毒就是美國制造的,為了給自己洗脫罪名,美國《科學》雜志在2003年6月發表論文,將艾滋病毒指向自然起源,稱HIV病毒的前身可能來自非洲黑猩猩,但這一結論至今飽受爭議。

            2003年非典在中國肆虐,然而,全球第一例非典病例卻是出現在美國。2002年,美國費城一名華裔女子被確診為非典,事發地距離“德特里克堡”不到200公里。全球非典確診病例中國占了92%,其余大多是在東南亞國家,極少有歐美人感染,原因就是他們都擁有O-M175基因。童增在2003年出版的《最后一道防線———中國人基因流失憂思錄》一書中,披露了美國早在90年代就開始大量采集中國人種基因的事實。事實上,美國政府多年來一直在搜集中國和俄羅斯人種的基因信息,其用心不難想到。

            非典之后,某些研究者將SARS病毒來源指向蝙蝠以及中間宿主果子貍,2004年開始,石正麗團隊開啟了尋找到SARS病毒宿主蝙蝠的征途,歷時7年,在云南的一個山洞菊頭蝠的身上,發現了和SARS病毒高度同源的病毒。最終,將SARS病毒的來源也被推向了“自然起源”。

            2001年,美國總統布什宣布退出聯合國《禁止生化武器公約》,發動反恐戰爭以后,美國加緊了生化武器的研究。俄羅斯媒體報道,美國在魯吉亞、烏克蘭、摩爾多瓦、亞美尼亞、阿塞拜疆、烏茲別克斯坦和哈薩克斯坦都設立了秘密的生化實驗室。2018年10月,格魯吉亞安全局局長吉奧爾加澤揭露美國在格魯吉亞設立的理查德盧加爾實驗室進行“致命試驗”。美國在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近郊區的盧加爾實驗室進行了包括人體實驗在內的多項實驗,且根據以前的文件記錄顯示,實驗已導致多人死亡。

            2019年7月,英國《衛報》、“今日俄羅斯”(RT)報道,美國國會眾議院16日批準了一項針對2020美國國防預算案的修正案,指示國防部檢察長審查美國是否“在1950年至1975年間將蜱蟲和其他昆蟲實驗用作生物武器”。此次修正案投票由美國眾議院萊姆病核心小組聯合主席克里斯托弗·史密斯發起,他呼吁調查萊姆病的傳播是否源于五角大樓在普拉姆島的蜱蟲武器實驗。

            萊姆病原體發現者威利·伯格多夫曾在其著作《萊姆病和生物武器的秘密歷史》中表示,萊姆病就是一個出錯的軍事實驗。他曾擔任普拉姆島的生物武器研究員,并透露他的任務是繁殖跳蚤、蜱蟲、蚊子及其他吸血昆蟲,并用導致人類疾病的病原體將其感染,當時實驗中還有一些項目是空投“武器化”的蜱蟲和其他蟲子,然后在美國居民區釋放一些未受感染的蟲子,以追蹤它們如何傳播。

            由于病毒實驗室管理不嚴,導致受病毒感染的蜱蟲被釋放出來,蜱蟲又把病毒傳給附近萊姆鎮,導致了奇怪的病癥。至今,美國每年有40萬人受萊姆病困擾。

            2010年,中國多地也出現了蜱蟲叮咬致病的事件,中國的研究人員將“河南蜱蟲叮咬事件”的元兇鎖定為一種新型的布尼亞病毒——這不得不讓人聯想起美國普拉姆島實驗室的蜱蟲病毒試驗……

            任何事件出現一次可以說是偶然“巧合”,出現多次你還要堅稱是“巧合”嗎?

            沒有結論的結語

            新冠病毒究竟是不是人工合成的?筆者沒有證據,也不可能在互聯網上搜索到證據。但美帝國主義的法西斯分子研制生化武器、人工合成病毒卻是前科累累、罪行昭昭,它的嫌疑自然也就最大。新冠病毒的起源研究很可能與艾滋病毒的起源一樣,最終成“謎”。

            或許有人會疑問,美國現在也爆發了新冠肺炎啊。但是,美國的新冠肺炎是不是在中國之后爆發的都兩說,“病毒實驗室的蜱蟲傳播萊姆病”這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事美國干了不是一回兩回了。

            更何況,美國的統治階級真的會在乎美國民眾的生命嗎?要知道疾病治療對醫藥資本來講是巨大的商機——埃博拉病毒疫苗至今壟斷在華盛頓手上,中國陳薇院士團隊的疫苗雖然通過了三期臨床卻被拒之門外。

            所以,還是那句話:美帝國主義的邪惡和偽善常人難以想象。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趙立堅開火之后,又一個真相浮出水面
          2. 趙立堅“炮打美軍”,打對了嗎?
          3. 女留學生硬闖小區事件再反轉,同班同學家長質疑造假+雙標
          4. 內蒙古的醫鬧,不止打破了全國醫患關系50多天的蜜月
          5. 司馬南:百團大戰消滅不了新冠病毒
          6.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7. 方方家族 始終是肉食者
          8.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9. 趙磊:生命健康豈能托付給資本的“善心”
          10.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1. 憲之:方方現象——為什么吃著“體制”又標榜“江湖”?
          2. 頑石|關于方方和《方方日記》,我無從評價
          3. 胡錫進這次的“反對”,為啥遭到了網友的“反對”?
          4. 郝貴生:美國政客和媒體究竟為什么如此仇視中國抗“疫”斗爭?
          5. 讓誰羞愧:美國十艘醫療艦起錨,180座野戰醫院一夜建成
          6. 金微:新冠美國起源說的時間線與邏輯困境
          7. 記者微信曝光湖北“零增長”背后的驚人真相!悲劇不要再重演!(附武漢官方回應)
          8. 您上眼,看看站出來挺方方的劉川鄂是個什么樣的貨色!
          9. 郝貴生:建議以我國政府或外交部名義公開發表聲明,嚴厲譴責美國行為, 堅決要求美國公開生化武器實驗室及武漢軍運會等事件詳情
          10. 一個地主后代寫給方方的話:“那時的我們,就像今天的你們”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韓國疫情大爆發,7天時間就被打回原形:資本主義竟如此不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7.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8. 余云輝:中美貿易協議后果嚴重——美國劍指中國三大要害領域
          9.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被跪地感恩的白衣天使,與被稱為“勞務大軍”的白衣天使……
          2. 書單來了:這五本有關毛主席的書,每一本我都不忍心錯過
          3. 范景剛:尊重烈士,湖南長沙應做好榜樣!
          4. 憲之:方方現象——為什么吃著“體制”又標榜“江湖”?
          5. 記者微信曝光湖北“零增長”背后的驚人真相!悲劇不要再重演!(附武漢官方回應)
          6. 對湖北人一刀切,對入境的百般伺候,良心不會痛么?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尚网